onescore

【Evanstan】联合炒作 第一章(小甜饼

小星星:

RPS的ABO!


RPS的ABO!


RPS的ABO!


Chris Evans/Sebastian Stan


警告:ABO、NC17、生子、孕期OOXX、奶孩子、OOC、嘴炮、傻白甜...(哎呀写不开了~)




一、


Sebastian的肚子看起来已经有5个月了,但其实他只怀孕了16周,身边的人纷纷猜测他怀的是对双胞胎,可Chris却对这些毫不在意,说真的,是什么都好,只要那个孩子确实是姓Evans的。


这么想恐怕对Sebastian不够公平,他本来应该选择相信自己的Omega,但此时Chris的情况有些特殊,而且他的经纪人说的也没错,Sebastian发情期提前这事本来就是一场阴谋,我们搞不清是外人在使坏,还是自己人在找替罪羊,总之孩子出生前什么都是未知数。


Chris从厨房走进客厅,眼神不自觉的瞟向那个坐在毛毯中对着电视笑成一团的人,Sebastian是个好看到过分的男人,尤其是在怀了孩子之后,皮肤像打了羊胎素还是什么年轻针的东西,总之是那种会让女明星争相抢购的玩意儿,而原本就红润的嘴唇更加丰润迷人,灰蓝色的大眼睛里像盛满了水。


等等,Chris突然意识到他正对着房间里另一个男人露出那种恋爱中的傻小子才会有的笑容,他忍不住对自己翻了个白眼。


“别害羞男孩,我已经看到了,对你怀孕中的丈夫展露一个幸福的微笑这一点也不丢人。”Sebastian头也没回的将手伸出毯子接过Chris递过来的热牛奶,“谢谢甜心。”


“你可真是个影帝啊…”Chris兴趣缺缺的歪在另一边的单人椅里,他可一点没被对面那个男人骗到,他们太了解彼此了,要说Chris Evans活了36年有没有最欣赏的演员,他会回答Sebastian,有没有最痛恨的人,他会回答Sebastian,有没有最了解的人,他还是会回答Sebastian,他们自出道以来就将对方当成了假想敌,经纪公司乐此不疲设计的那些连他们自己都玩到无聊的小把戏每天都在上演,尤其到了各大颁奖典礼前夕,争夺尤为夸张,博采公司甚至会公开押宝这届谁的脸更臭,下届谁会先上台,总之他们认识了12年,斗了10年,现在结婚待产中……


一想到这些Chris就头疼的用手捂住了脸,Sebastian自然明白他的丈夫,名义上的,在苦恼什么,于是他好心的提醒对方:“下午3点我约了医生来做产检,到时候记得发挥好你的演技,奥斯卡正在向你招手,看见了吗?你面前有座小金人儿~就在那,他正……Stop!我是孕夫!!!”及时挺起的肚子挽救了Sebastian一命,Chris看起来即将暴走,他已经开始在寻找得手的作案工具了,“不过说真的Evans,你应该为我今年的缺席感到高兴,这会大大增加你的得奖几率~”


“啊~你真是提醒了我亲爱的!!著名演员Sebastian Stan在怀孕期间由于行动不便从楼梯滚落致死,失去至亲至爱的Chris Evans伤心欲绝,面对记者镜头数次哽咽……怎么样?你觉得我这个表情够不够煽情?”Chris一边灵巧的躲避着Sebastian朝他扔过来的抱枕,一边对自己夸张的演技赞不绝口。


“所以到了关键时刻你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我!”Sebastian手里只剩最后一样可掷物品,他紧紧的捏着,眼睛里面全是笑,Chris却愣了一秒,之后在一个假动作中将他们的防守距离缩短至不到10公分,“嘿Pubby,上次你这么问我以后我就当了爹,这事的发生频率不能这么高,对你身体不好!”说完他还用手指点了点Sebastian的鼻尖,他们都被这一刻空气中某些陡然而增的味道渲染了,秋日午后的阳光、明亮的玻璃窗、飘着香甜气息的热牛奶,以及Sebastian本人所散发出的信息素,清甜柔和,比好闻多了那么一点点,但总还不是致命的,Chris在这种温暖明媚的对视中唯一能做的只是用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因为他们都清楚,这场做秀一般的婚姻,就像他们无数次表演中的其中一场…总会有曲终人散的时候。


 


4个月前……


 


“本次颁奖典礼的看点依旧是Chris Evans与Sebastian Stan谁能斩获影帝,说实在的,我如果是二位就会选择结婚,这样就算奖杯不是我的,也还是我们家的,你们真的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吗?这事争来争去好几年了也没多大意思。”颁奖典礼还没开始,主持人已经在红毯上对着镜头大吐苦水,她可是靠嘴吃饭的,调侃的话语都快被用尽了结果这两个男人依旧乐此不疲的争斗着,就在颁奖典礼前一周的杂志上Sebastian还在吐槽,“Evans是我知道的最会挑女朋友却最不会挑衣服的Alpha男星,不知道他的经纪公司到底都让他学了些啥”这样充满了讽刺意味的挑衅。


而Chris也毫不示弱,他在踩上红毯的第一秒钟就快速的来到了Sebastian身边,并对着扑面而来的闪光灯和记者开口:“其实我挑对手的眼光才是最棒的,你们也这么认为对吗?”说着还不停的对摄像头眨眼睛,Sebastian只能尴尬的被那个肌肉型男夹在身边对着镜头傻笑。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正面交锋了,Chris回忆他自出道以来的经历,真可谓是一部《Sebastian成长记》,他们相差2岁,分别进入了当时炙手可热的两大经纪公司,一个是发展迅速以培养年轻偶像为主的纽约东海岸霸主,一个是以捧红了无数秀场名模立足于好莱坞西海岸的王牌经济公司,两家公司从管理层到旗下艺人,几乎从没给过对方好脸色,这也奠定了他们从一出道就针锋相对的基础。


如此势均力敌的两家公司在同一年推出了各自的新人,即使Sebastian与Chris本人最初并不情愿,现在他们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好莱坞就是如此,你不和Evans斗,也会和Tomas斗,谁都一样,还不如找个顺眼的”,这是Sebastian的经纪人告诉过他的。


而他们也从最初彼此调侃这样的小动作升级到了如今互相挖黑料的地步。


如果今天娱乐快报告诉你Chris又在某个私人聚会上喝成了什么熊样儿,那么明天头条娱乐就会刊登Sebastian在夜店撒野的照片,一成不变,乐此不疲……


这样的情况在往年的颁奖典礼上更是几度玩出了新花样,Chris会在得奖后第一个感谢对手Sebastian的放水,而Sebastian则会在捧得奖杯时第一时间跑去找Chris要签名,并声称他们的名字不能被以任何形式的分开,就算是奖杯上的基座也必须有彼此的出现!


这样狗血又幼稚的举动引来了博采业的关注,而今年奖池内的赔率竟然是5:1,Chris虽然参加了部大制作,却是商业片,而Sebastian首次尝试独立电影反响甚优,两人都表现的可圈可点,但彩民们却纷纷表示“我们其实更想赌他们何时才能结婚”。


此时此刻不知道何时才能结婚的Sebastian在最佳男主角被揭晓前那一刻激动的差点跑去厕所,他已经很久没那么期待得奖了,这是他首次转型独立制作,故事精彩,导演用心,团队人员超Nice,如果他拿奖就可以让很多人被发现,突如其来的使命感唤醒了他内心的某些东西。


主持人与颁奖嘉宾照例对Chris和Sebastian调侃了一番,说实在的Chris自己都听的耳根起茧了,他其实并没有多讨厌Sebastian,更多的是好玩,看那个男人一脸忍不住气的包子脸他就觉得爽快,这也许是来自一个Alpha万恶的本能,他和一个Omega斗了近10年也真是够可以的。


就这样,Chris在自我检讨中目送Sebastian奔上了舞台,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鼓的掌。


走上去的那个男人一反常态,他很久没那么正经的看过舞台了,每年他们都像一对跳梁小丑般娱乐彼此的同时被大众娱乐着,而如今,Sebastian穿着剪裁得体的高级西装,浓密的卷发被打理的野性又热辣,眼睛里就像撒满了星光,他像一头美丽的麋鹿,高傲的看着台下,俯视每一个人的赞美,享受着理所应当的掌声。


“每一部好的影片背后都有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我热爱这个剧组就像我热爱这个故事,导演Kane是我认识的最棒的家伙,这虽然只是他的第三部作品,但我相信这个舞台总会有属于他的一天,是他让这个故事活了过来,而这个故事值得被人们记住,因为它是那么的精彩绝伦!”


雷鸣般的掌声再次压过了Sebastian的欢呼声,他高举奖杯,眼角的纹路被笑容堆到了一起,Chris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等他反应过来时发现大屏幕已经将他站起来的身影送到了众人眼前,满场响起了络绎不绝的口哨声和起哄声,Sebastian咬着嘴角微微皱了下眉,紧接着他再次开口,“真抱歉,我居然当着Evans的面如此赞美一个Alpha,不过我知道你在为我感到高兴,对吗甜心?”说完他对着大屏幕上不停拍手的Chris送去一个飞吻,然后欢快的带着奖杯离开了舞台。


直到身边的人拽了下Chris的西装,他才发现自己还在盯着Sebastian离去的那道背影发呆,“伙计你俩不会真的要结婚了吧?透露一下,我可买了这期的开开乐!!”调侃他的正是自己参赛影片的团队伙伴,Chris懒得解释,只做了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其实我也买了,而且我已经赢钱了伙计!”


坐在Chris右侧的导演气的差点翻白眼,言下之意Chris买的不就是Sebastian赢嘛,而这举动只有两种解释,要么Chris真的很欣赏此次Sebastian的表演,欣赏到甚至不惜贬低自己,要么就是这俩人真的有一腿,但不管是哪一种都很好的说明了Chris刚刚为何会那么高兴……这个男人肯定没少买彩票!!!


就在所有人都还对Sebastian得奖这事津津乐道时,只有Chris知道,那个男人不高兴了,他咬嘴唇就是不高兴,皱眉就是不耐烦,这些小动作他看了那么多年,简直就像看交通信号灯一样了如指掌,Chris托住下巴,手指不自觉的摩挲着自己的胡子,同样对他了如指掌的经纪人知道,这老小子又想到什么坏点子了!




TBC

【Evanstan】Drops (一发完)

Zoe_猴年要大发:

Sebastian收到朋友转来一则附有YouTube短片的Email,内容是关于一个叫Juan的人发起的Free Hugs运动,希望以爱照亮人生。影片中长发的男子胸前挂着“免费拥抱”的招牌,向路人施舍拥抱,伴随着温柔动听的轻音乐,纽约的街道上出现一幕幕老人、孩子、男人、女人相互拥抱的画面,还有以及老远就溜滑轮冲过来拥抱的激动人士……场面感人,温情洋溢。然而结尾却是警察先生过来取缔制止,讽刺性的结束了短片。
他看完无奈得摇了摇头,关掉了视频,回复道,这结局真是令人悲哀。
与陌生人的拥抱是什么滋味?他不禁开始想象。
在一个缺乏温暖与相互疏离的城市,一个人既需要爱,又难以施舍。“给我一个拥抱”,这仿佛是一种殷切的期待也同样是令人尴尬的冒犯,也许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人们已经失去对彼此的信任。
那与陌生人在午夜的纽约邂逅呢?他的目光移到书桌上的剧本《Before We Go》。
那是前些日子收到的快件,他本来打算拒收的——当他看到那个熟悉的假名的时候。但想了想觉得不好意思难为快递工作人员,还是给了小费并且签收了。
他就随意翻了翻纸页,连结尾都没心情看。大概讲了一个叫Brooke的女子因为没有赶上1:30开往波士顿的火车,在中央车站遇到了一个有些落魄的音乐家Nick,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通过彼此内心的交谈,两个同样失意的陌生人重新找回了生活的方向。



俗套 。狗血。生硬。无病呻吟。不符合现实。过重的模仿痕迹。

纽约客的冷漠世界闻名,再怎么孤独的心灵似乎也难以策动如此漫长的一夜——作为一个在纽约生活了20多年的纽约客,Sebastian他当然有自信做出这样的判定。
五颗星最多打两星,他暗自在心里打了分,还有一星是来自同事间的友情分。
然而,这可没有IMBD那样客观——这样的评分还有一部分原因来自赌气——他和Chris将近冷战1个月了,而期间什么消息都没有。
在那次甚至谈不上激烈的争吵之后,他掼门而出,直接乘当晚的飞机飞回了纽约。


……
“你今天有什么不对劲吗?”
那天下午,Chris在卫生间里呆了很长时间,出来的时候,Sebastian看见他的脸有些苍白还有一层细密的汗珠。难道是焦虑症又来了?他又吐了?
“今天?”
“是啊,今天过得怎么样?”
“就和原来差不多,怎么了?”
“没什么。”
“那你为什么突然要这样问?”
“不知道。你看起来有些不太对劲。”
“好吧,做人真难。”
“好吧,我正在努力想办法解决呢。我今天超过十分的难过。你呢?”他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劲,试着调侃。
“我实在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
“我很累。”
“告诉我吧。”
“我无法告诉你。”
“求你了,超过十分。六分?三分?小于十二?大于二十?”
“我不知道。”
“随便聊聊,说一个吧。”
“说什么?”
“我只是想,你该有什么事情需要说一说。”
“什么事。”
“关于我们两个,我是说,你今早去了经济公——”
“我们两个什么?”Chris有些烦躁地打断他。
“我不知道,真的。我只是有一种感觉,大概10月底以来,我们就没怎么再真正交流过了。就好比我们之间出现一堵墙,而你拒绝承认他的存在。”
“这也许是你太敏感了。”他离开沙发,走去阳台打算抽根烟,“我没有看到什么墙。”
“我指得就是这个,你甚至不承认这些。”
“哪些?拜托,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不知道,让我安静一下,见鬼!”



*
2013年拍摄美队二的时候他们开始偷偷恋爱。
再次合作的四个月时间里,Sebastian和Chris之间迸发出了不一样的火花——当Sebastian用牙齿拉开Chris裤子拉链的时候,当Chris一把将Sebastian压在墙上的时候…一切就像失去了泊船之锚的帆船,随着海风和海浪沉沦。
Chris是个浪漫主义者,他说这就像所谓的宿命论,为了证明还无聊得计算了一下,从理论上说明他和Sebastian在茫茫人海中合作多部电影的可能性。
“…这个最终的可能性为1/5840.82”他们躺在克利夫兰的四季酒店大床上,他把腿架在Sebastian腿上,手上拿着一张纸,嘴里还啃着笔。
Sebastian看着他的认真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笑出声来。
“怎么了?男孩。”Chris翻了一个白眼。
“没什么。”他笑着看着他。
他嘴角轻翘的弧度,就像这场日蚀的中心。
他们也会偶尔爆发那些有点莫名其妙的争吵,为了释放一下紧张的状态,这紧张也许来自于他们意识到彼此都把自己的鸡蛋全部放在对方的篮子里——一旦身陷爱情的漩涡,就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他们的争吵本身就带些戏剧性的格调,Chris有时候是个很任性又有着控制欲的人,而Sebastian有时候又是个没耐心又骄傲的人,当他们彼此把对方最坏的一面展现出来,大吼大叫的时候,喜悦或旺盛的精力从中得以展示——多数时候会以一场激烈的身体狂欢收场,或是彼此心照不宣的让步。
而这次不一样,Sebastian认为那是典型的分手信号,他骄傲的心性让他选择自己先离开。
直到他把门钥匙扔在桌上离开,Chris都没有任何表示,甚至没有离开那个阳台半步。
空气里只剩下冷漠。
其实他从来不知道怎么定义他们的关系,他们有着心知肚明的默契、聊不完的共同话题以及直截了当的和拍的性生活。他们毫无顾忌地做回自己。
但他们从来没有和对方说过“我爱你”,甚至在台面上保持着一定距离,谁知道私底下却偷偷搅在一起。
这让Sebastian如何定义?帕伯军士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成员?躲在柜子里的两个末日狂欢者?藏在手机里神秘的Sex Partner?
世界从来不为了某个人的心碎而停止转动,回纽约后的日子又是忙忙碌碌。那段日子天知道他有多难受,像个傻逼似的抽烟喝酒忍着眼泪,第二天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上通告。
他没有像童话里可以讲述“国王长着驴耳朵秘密”的树洞,虽然他期望朋友和熟人能给予些陈词滥调的同情——即使是一颗小小的阿司匹林,也比总喝热水治愈重感冒来得有效些。
然而就在他快走出“颓废期”渐渐充满正能量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收到了那家伙从波士顿发来的一个快递。
而且,他妈的竟然还是一本厚厚的剧本?!说真的,他想直接扔进楼下的分类垃圾桶里。


*
12月的纽约很冷,天空时不时会飘下雪花。Chris的投资人抱怨他为什么要选纽约当拍摄地——这里的场地租用费真的很高,够你在洛杉矶随便哪个电影工厂搭一个全新的场景了。
“而且还是这个时候。真是冷的可以。”
Chris说这本电影是他的处女作,必要的投入才能得到对等的质量。而且纽约这个城市符合这本电影的调性,除非还有个选择——去欧洲城市拍。不过,那就成了第四部Before系列电影了,还成本更高不是吗?
投资人说,好吧拗不过你,注意些艺术与商业间的平衡点。
Chris想做导演很久了,只是一直都停留在预构阶段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他也和一些导演朋友谈到过这个,他们都鼓励他大胆去尝试。罗素兄弟甚至告诉他,他们在拍第一本电影的时候还是靠网络众筹拿到的拍摄资金。
“不过你得认真选择你想拍的剧本和电影风格类型。作为处女作,这很重要。”Joe告诉他。

……
9月的某天在Chris洛杉矶的新家里,两个人一阵翻云覆雨之后,他先去浴室冲了澡。出来看见Sebastian赤裸着上半身嘴里叼着烟在电脑上敲字,他觉得他认真的样子仿佛有着詹姆斯迪恩般地白日梦时的眼神——他不知道这个比喻是怎么突然灵光乍现,就这么自然地在脑内排列组句。
“嘿,宝贝,你这样真是——”Chris从后面蹭着他的脸上来,在他左耳边轻声说到,带着温热而诱惑的气息——手不老实得伸向对方下体。
“性感…极了。”
“我操…拜托,停下。”他耳朵敏感的红了——连着小Sebastian的变硬,“你这个不知羞耻的混蛋。”
他正在打字的手停了下来,Chris让他不小心摁了好几个乱码。
“嗯?嘴上说停下,身体倒是挺诚实的嘛。”他继续挑逗着他,看着他从脸颊一路红到脖子的样子——老天,他真想把这一幕拍下来。
“我说停下,认真的。”
“好吧。”Chris有些泄气,“那你在写什么?”
“随便写写,也就是些意识流的东西。”他深吸了一口烟,“你知道的,写作有时候于我就像一段时好时坏的婚姻。但我就是戒不掉它。”
“我还真不知道,说来听听?”
“我曾在写东西的时候陷入一种垮掉派的情绪。那时我还太年轻,只专注于自己的情绪。想象着自己是凯鲁亚克,在打字机上猛敲。直到后来我发现——他的确是注入身心的猛敲,而我只是在码字。”他自嘲道,“于是我当时懊恼的撕了一卷卷的电传打字纸,哈哈哈哈,不过现在还是老忍不住想写点什么。”
“这真是太棒了。我的意思是,你一直在尝试着自己喜欢的事情。”Chris的语气变得认真起来。
“好吧,谢谢夸奖。”他耸耸肩膀。
突然,Chris的眼神又变得有些小邪恶,“快让我看看你做完运动后写了什么。”
“哦!不!”
“原来是…哇哦…”只能怪Chris反应太快,“是Poetry!Dirty Poetry吗?哈哈哈哈!”
“Fuck you,Chris.”


他回想自己能现在就开始导演电影,也许有Sebastian的一部分影响。
Chris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让Sebastian离开自己。他那个时候做了什么?哦,在阳台上抽烟。
而事实是,他当然清楚原因。他害怕自己在这段不寻常的关系中越陷越深,即使Sebastian从来不索求什么,连分手都是如此干净利落。可他不能忍受总是这样偷偷摸摸的关系,他已经在好莱坞这个大染缸里自欺欺人太久了。
他尝试着自己一个人去解决问题,先从女朋友开始,再一步步到经济公司。
但他发现真的到那一步的时候,自己的安全感慢慢开始全盘崩塌,他开始胡思乱想以后的职业生涯,开始焦躁不安,开始被自己“吵闹的大脑”给干扰。
他走到经纪人的办公室门口那一瞬间,他还是退却了。
这件事他只和家里人说过。他想起Sccot说:“所有的懦弱都出自没有爱或爱得不彻底,这前后两者都一样。”他觉得自己是个懦夫,他不知道他们将何去何从。
是他还是他们?他一遍遍问自己。
事实上,他不知道怎么去定义他们的关系。这不是用一两个单词就能简单定义的事情。他们从没有像普通情侣那样,和对方说过“我爱你”。有时候他们甚至需要对彼此的大声吼叫和激烈争吵,用以验证他们之间的忍受限度:只有当人们徒劳地尝试过摧毁对方,才知道自己是安全的。
那天,他用语言的稳定性掩盖了自己的优柔寡断和举棋不定,却成功让对方先离开。他不是没有看到对方微微有些红了的眼眶。


他后悔做这样的事情,但他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只要一想到这个,他就对自己厌恶与日剧增。


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一个月能改变很多事情。Chris来到这个Sebastian生活的城市拍摄他的第一本电影——一封写给纽约的情书。
也是,一封写给他的情书。
真的。就夹在剧本的最后一页——那张酒店满意度调查表,上面手写着“Turn over”。
如果那个人看完了那个故事,他会懂的。
然而等Chris快拍完这本电影,他的手机一直没有音讯。他不禁感到有些惶恐。
今天是圣诞节,他提前放了整个剧组的假。这是第一个Chris在纽约拍戏,没有和波士顿的家人一起过的圣诞节。不过感谢发达的现代科技,即使他现在在四季酒店也并不会错过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和他们FaceTime了很长时间,和每个人都笑着问了好,他准备摁下结束的时候,Lisa的脸突然又占据了整个屏幕——
“听着儿子,你有些事得速战速决。”
“什么?”
“争点气好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一个人在纽约,现在还是一个人。”
“Oh!Come on,mom!”
“不和你聊了啊,Bye-bye”Lisa准备挂机,“Merry Christmas,son,I love you."
"Merry Christmas,and I love you too."
Chris漫不经心的打开电视,液晶显示屏一明一亮,演着无聊的肥皂剧。突然,他摁下了遥控器的电源。
打电话给Nina。
问到Chace的联系方式。
打电话给Chace。

“什么?Chris Evans?”Chace接起电话时一脸不明状况。
“对,我是Chris。Nina给的我联系方式。你们现在在哪儿?”
“我们在Toro,怎么了?”
“没什么…哦,对了Sebastian在吗?我刚好在纽约,我的意思是…我顺便可以和他叙叙旧。”
“Seb他不在,他说他人不舒服就先回家了。”
“好的好的,谢谢谢谢”他的语气有些克制不住的兴奋,“Merry Christmas!”
“Merry…Christmas...”Chace挂了电话还是一脸茫然。


……


Sebastian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他无可奈何的挪出被窝,把门打开。
他看见他站在门口,拿着一束花。恶俗的套路。
“你来干什么?”
“约你。”
“滚开。”他作势准备关门。
眼前这个人连道歉都不会,直截了当的让人瞠目结舌。
“不不不。”Chris把门拉住,“我是来道歉的,顺便也想约你…散步。”
Chris看起来还有话要说,Sebastian没有打断他。
“我本来想永远都不告诉你的,我希望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我…”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是,我今天已经不能这样做了,我用了很多勇气才能打开你的门。我本该让你离开,这样对我们都好,可我离开你就变得无法思考。我清楚的知道这条路通向哪里,但是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呢?我想告诉你,我爱你,Sebastian。我爱你。”
他对面的人过了几秒都没有反应,突然他清晰得听到那个人说。
“Chris,你没嗑药吧。”
“我发誓,我没有。”Chris盯着Sebastian的眼睛说道。

“我也爱你,Chris。我爱你。”

然后,Sebastian一把拉住Chris的衣领,开始漫长而甜蜜的接吻。



……



圣诞节的午夜下雪了。
他们走到时代广场,广场上零零散散的已经没有多少人。
他们去看白色公告牌宣告着:“祝你圣诞节快乐!”抬起头,雪花在他们周围盘旋,Sebastian瞥见Chris的脸,Chris嘴角洋溢着微笑,他们互相牵着手。
他们还走到第二十三街,去看艺术家聚集的天地。看见雪花缤纷地落在“绿洲”酒吧弯弯曲曲的棕榈树霓虹灯上。
“你看,”Chris说道,“沙漠也下雪了。”
Sebastian突然想起《Scarface》里的一个场景:Pual Muni和Karen Morley一起看向窗外的霓虹灯,灯上写着“这世界属于你”。Chris攥紧了他的手。
“哦,对了”Sebastian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酒店满意度调查表,“以后别打哑谜了。”
Chris把纸翻到背面,上面手写着“YES”。
他忽然心头一滞。
“以后我们可能会结束,也许就几个月。”
“嘿,别显这么成熟行吗?”Sebastian勾着嘴角说道,“要是我们真的彼此相爱,几个月又算什么呢?”




*
过完圣诞节,就即将跨入新的一年——2014年。


Chris将要三十二岁了,紧随其后Sebastian也将三十二岁。完美的偶数。


他们需要时间去搞清楚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他们需要和世界达成怎样的协议,如何重新定义他们的爱情等等等等。可Chris的人生和Sebastian无可救药的交织在一起,就像是《Velvet Goldmine》里的Curt和Braine,他们玩着类似的游戏,宣告找到了最鲜为人知的珍宝。
在这个只属于两个人的故事里,没有谁能为他们代言,也没有谁能讲得清楚他们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
只有Sebastian和Chris能够讲述——他们在一起的日子。





The End.

















































Bellottie:

[Evanstan] Sugar High 甜文一發完

腦洞源于Margo之前的那條吃雪糕的Ins
/Sugar High:糖分導致的飄飄欲仙的感覺/



-
-
-
-

Chris從來不吃甜。他不吃甜品,喝咖啡不加糖,吃班戟配炒蛋而不倒楓糖。

不是說他不愛甜味,他是太愛了。甜味令他上癮,糖分在舌尖化開的感覺讓他感覺如醉,他覺得甜味是人類能品嘗到最美好的感覺。他認爲,甜味是會帶電的,因爲每次吃甜,他都感受到全身有電流衝擊的感覺,品嘗一些特別甜蜜的糖果,他甚至會體會到大腦極度興奮而一片空白。他的糖癮太大,曾經因爲糖癮發作起來把方糖當小糖果吃。方糖在口腔内吸滿了水份,方塊漸漸化成一灘糖水,給舌頭帶來的刺激有如濃烈的酒精。糖水流下喉嚨的順滑如絲,甜蜜順著食道擴散到身體内部,再擴散到全身。糖分對身體的刺激讓他像是吸了E一般猶如極樂。

考慮到自己吃糖太多健康容易出毛病,他在發現自己對甜味有不正常的嗜好之後,他決定不再吃甜。他扔掉了家裏的糖罐,扔掉了冰箱裏的蛋糕雪糕巧克力,他連一瓶糖漿都沒留下。

他説服自己這只是他的一個保持健康的個人習慣,是個人意志力的體現。他絕對,絕對不可以對甜蜜的東西上癮。

“犧牲一點甜,戒掉我的癮。”


-------


他錯了。

錯得很離譜。

Chris手上拿著一個開心果口味的甜筒,這個甜膩膩的東西是他的新助手買給他的。他們正在中央公園旁邊準備下一場戯的拍攝。他已經快幾年沒吃過這些又甜又涼的東西了,舌尖一觸碰到那冰涼的膏体,那些柔滑香甜的滋味便爭先恐後湧入他的味蕾,舌面上數千個味蕾像是數千個電極,微小的電流從舌頭直沖腦門,喚起了闊別多年的迷醉感覺。他不禁舒服得閉起了眼睛。他從來沒有忘記吃甜的快感,在體内狂竄的激流讓血液都沸騰起來。

“這個冰淇淋好吃吧?是紐約最受歡迎的雪糕店的出品呢。” Chris的新助手,Norma,到底是誰請回來的,她連自己老闆不吃甜的事情都不知道。Chris無來由地想發脾氣。

“吃甜可以讓心情愉快輕鬆起來呢,Chris你還想要一個嗎?還有草莓和巧克力口味的。”

Chris内心幾乎要對她咆哮了。老子不吃甜!不吃甜!不!吃!甜!

“好的,Norma,謝謝,我想跟你一起去,自己挑口味。”說出口的話怎麽根本不是那回事了?

-
-
-

Cinnamon Apple店面不大,顧客卻多得不像話。店鋪的標誌——糖衣覆蓋的巨大的苹果在鋼架做成的竹簽上緩緩轉動,在陽光下反射出晶瑩的光芒。Chris覺得自己果然被糖分搞昏了腦子,爲了一個雪糕至於跑到人多的地方來嗎?

他轉頭想跟Norma説自己先回去,給他帶一個巧克力口味的就好。Norma卻不見蹤影,他在人群中找了好一會才發現帶著夢幻表情般注視著雪糕櫃檯的Norma。不僅是他的女助手,所有店裏的顧客都用迷醉的眼神看著雪糕櫃檯後面的那個雪糕師。

雪糕師正在炒雪糕,靈活的雙手拿著兩把雪刀把一塊冰淇淋在鐵板上飛快地剷起又抹平,將雪糕的質感打得更柔和。Chris能聞到那塊雪糕在鐵板上散發的甜香,那片甜蜜的冰雪被鋒利的雪刀卷成球形抛起,雪球劃過一個優美的弧綫穩穩當當落入了一旁的蛋筒中。Chris不禁為這高超的炒雪糕技術暗暗叫好。他看了一眼雪糕師,年輕的男子有非常英俊的面容,嫣紅飽滿的嘴唇微微翹起,嘴角天生下彎,看上去就是像是撅著嘴撒嬌。他眼角有彎彎的笑紋,明亮的藍眼睛像是要滴出水。他微笑著把雪糕遞給客人的時候,整個人透出的感覺像是陽光,像是海水,像是——

像是甜蜜。


Chris無法形容這種感覺,他身處在紐約最有名氣的雪糕店,琳琅滿目的冰淇淋散發的香氣甜蜜而濃厚,他身邊是裏三層外三層的顧客,人聲鼎沸。但這些對於他來說似乎都不存在,濃烈的香氣漸漸變淡,吵鬧的聲浪漸漸無聲,周圍的一切像是在融化而稀釋成一片水幕,他的全部心神,只集中在那個年輕的雪糕師身上,看著他翻飛的雙手如同優雅起舞,看著他不時伸出嫩紅的舌尖舔濕自己紅潤的雙唇。

太美了,Chris想,那些被他屏蔽了的感官毫無知覺,只看著那個褐髮的男孩,他不用吃甜就已經感覺到一股電流湧過他的身體。

-
-

走出雪糕店的時候,他手上提著一個巨大的紙袋,裏面全是雪糕,Norma手上提得更多。他手中拿著一個咖啡味的甜筒,Norma在興奮地說著什麽,他機械地舔著手中的甜筒,涼絲絲的甜蜜在舌尖化開卻沒有了那種電流竄過的感覺。甜味就是甜味,甜味沒有電,不會讓他整條脊柱都發麻。他整個腦海都在想著剛才那個雪糕師,整個人散發著的陽光和甜蜜。

冰淇淋和英俊的年輕男孩,還有什麽比這個組合更甜美?

回到劇組,大家都很高興吃到Chris帶回來的雪糕。他們很快拍攝完畢,在回波士頓的路上,他非常希望儘快再次造訪紐約。

-----------



最近Chris的體重有所增加,他的健身教練對此非常不滿意。健身教練在他的訓練計劃上增加了好些項目,讓他儘快把體重減下來。

Chris自己知道增重的原因,他堅持了幾年的戒糖計劃完全被Cinnamon Apple破壞了。Cinnamon Apple在波士頓也有分店,但Chris每次都不辭辛勞去中央公園旁邊的那個總店。嗜甜如他,記挂的並不是那些冰激淋。他只是希望能看著那個英俊的雪糕師,他甚至還不知道那個雪糕師的名字,就已經上癮般迷戀他。

Chris並不是每次都能見到那個雪糕師,大概5次會有3次他會在。Chris成爲Cinnamon Apple的熟客之後,他們也算是認識起來。Sebastian是東歐移民,11嵗來到紐約之後便愛上了吃雪糕,長大之後更是把興趣發展成事業。Cinnamon Apple是他一手創辦的雪糕品牌。他顯然知道自己英俊的相貌是為雪糕加分的一個重要元素,所以他只要抽得出時間,他總是堅持在雪糕櫃台值班。Chris覺得這對於甜蜜的他來說是最適合不過的職業。他總是帶著親切而溫柔的笑容面對著每一個顧客,而他總是記得Chris。他會笑眯眯地跟Chris打招呼,偶爾會閒聊一些天氣或者棒球比賽,有時候他會給Chris的雪糕加一個櫻桃或者放一塊餅乾,當Chris看到他的小心意表現得非常驚喜的時候,他漂亮的藍眼睛就會流露出非常開心的表情。今天顯然是Chris的幸運日,英俊的男Sebastian不但值在店裏,他看起來心情還特別的好。

“嗨,愛吃甜的帥哥,今天想吃什麽口味的?” Sebastian老遠就看見他了,他看見Chris似乎很高興,小臉都在發紅,Chris覺得他非常可愛。“你推薦什麽?我覺得你們每一個口味都好吃。” 於是Sebastian拉開了左邊一個小冰櫃,從裏面舀出了一塊粉紅色的雪糕。“給你嘗嘗,新的口味,石榴,準備上市。你是第一個吃到的人呢。”

Chris接過那個甜筒的時候,他摸到了Sebastian的手。雪糕師的手意外的細膩滑潤,Chris不禁伸出手指再摸了一下,Sebastian盯著他的臉,不自覺地舔了一下嘴唇,鮮紅的嘴唇總是被他舔得又濕又潤,就像是凃了糖衣的紅苹果。Chris非常想往那上面咬一口,也許那兩片誘人犯罪的嘴唇會隨著他的噬咬而流下甜蜜的汁液。Sebastian的手很快就挪開了,亮晶晶的藍眼睛帶著不可思議的迷人。他微笑著祝Chris有美好的一天,然後就繼續服務別的客人了。

Chris拿著甜筒兩口就吃完了。他也不想吃得那麽急那麽快,只是褲襠裏有一個問題他急需解決。

--------


今天他買的是一個荔枝味的冰淇淋,熱帶水果的清新不像傳統雪糕的甜膩。他已經不記得自己在這裡吃了多少個雪糕,他把店裏所有的口味都試過了,也把店裏所有的雪糕組合也嘗過了。他坐在店裏最靠近櫃檯的那個位置,默默地注視著Sebastian優美的動作炒著那塊雪糕。他喜歡Sebastian,他非常喜歡,儘管他還不了解他。Chris做了一個決定,然後他一直在等待合適的時機。

-

“嗨,Chris,今天還好嗎?你今天吃了什麽口味?” 忙得不可開交的Sebastian終于從櫃檯走出來歇一口氣,汗水順著他脖子上慢慢流下來,從耳后一直流到他領口,消失在那件白色的工作服下面。Chris的眼神跟隨著那滴汗水,看到被Sebastian汗水微微沾濕而變得半透明的T恤。他想象了一下那衣服裏面的風光,不禁吞了一口水。

“荔枝味,不錯,清新甜美。你下班了嗎?我能不能請你喝一杯?” Chris緊張地搓著手,生怕Sebastian會拒絕。

Sebastian眨眨眼睛,像是有點驚訝。他微笑起來,伸手拍了拍Chris的手臂。“當然了,Chris,我很高興,等我換個衣服就來。”

-
-

Chris在打烊的雪糕店外等待Sebastian。昏黃的街燈照著這條小巷,曼哈頓燈紅酒綠的夜晚才剛剛開始。Chris以前的生活就是那種,燈紅酒綠,紙醉金迷。今晚他不打算去任何一個以前去過的地方,他只想跟Sebastian好好聊聊天。

十分鐘的時間不長,Chris卻覺得等了很久。Sebastian重新出現在那個樓梯口的時候,Chris才發現自己剛才幾乎緊張得忘記呼吸。Sebastian穿著一件剪裁簡潔的綠色衬衣,內衬一件白T恤,牛仔褲配便鞋,清爽的樣子與曼哈頓靡爛的夜生活格格不入。他屬於陽光,屬於青草,他像是五月的雨後濕漉漉的泥土中春天的芬芳,他像是靜謐的湖邊柔軟的蘆葦。Chris不由地挺立了身子,向他伸出了手。

Sebastian不比他矮多少,但比Chris纖細。牽著Sebastian,Chris感到自己的心跳如雷,不敢相信Sebastian就這麼把手放到他掌心中。他牽著Sebastian一邊走一邊聊天,完全不知道他們走到了什麼地方。他們像是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天南地北地聊天,非常愉快,他告訴Sebastian在電影行業的有趣的事情,驚悚的事情,離奇的事情,Sebastian則告訴他東歐的事情,開店的事情;Sebastian完全被他說的一切迷住了;而他完全被Sebastian迷住了,Sebastian柔軟的頭髮在頭頂有幾撮不聽話的翘起,他明亮的藍眼睛會因為Chris的故事綻放出喜歡的光彩,他的嘴唇被他舔得水潤發亮,時而放鬆張開,時而緊抿,他抿緊嘴唇然後放開的時候,唇色會因為充血而比之前更鮮艷欲滴。他的手溫暖而乾燥,Chris握住他的手背,拇指隨著他們的對話在Sebastian的掌心畫著圈圈。Sebastian任由他握著自己,全然放鬆和信任的表情讓Chris飄飄然的心情更加興奮。他們已經走過了半個曼哈頓,快走到切尔西了,他拉著Sebastian在一堵畫滿色彩鮮豔的塗鴉墙旁停下,Sebastian完全知道他在想什麼似的,嘴角帶著喜愛的笑容,眼中閃爍著光芒,像是星辰,但Chris只看見了自己,他捧起Sebastian的臉,含住了那双鮮紅飽滿的嘴唇。

楓糖,蜂蜜,巧克力,奶油慕斯,冰淇淋,不對,這些甜食通通都沒有Sebastian的嘴唇甜。Sebastian,他是這個星球上最甜蜜的孩子(CE名句),從他身上洶湧出來的甜蜜從Chris的嘴唇起程,他的舌頭,牙齒,他的喉嚨充盈著一種叫Sebastian的甜味,這種特有的甜味渗入了Chris的皮膚,衡進他的骨髓,甜味帶來的電流比任何甜食都要強烈,興奮的電流衝擊著大腦,令他的神經麻痹。Sebastian把自己的舌頭纏上了Chris的,柔軟濕滑的舌頭帶著那股令Chris上癮的甜蜜侵佔了他的身心。Chris感覺就像整個人泡進了蜜罐。他吮吸著那個會行走的甜蜜之源,Chris被那股久違的迷醉包圍,他的感官被關閉,他眼不見光,耳不聞聲,整個世界只剩下純粹的甜。他抱住懷裡的人,讓對方把全部體重都壓在他身上,但Chris知道雙腿已經站不住的人是他自己,他們激烈的親吻讓Chris感官過載,他快缺氧了,視線出現黑點。他在最後一刻拉開了自己,讓光和空氣重新回到他們之間。

在回家的的士上,Sebastian鑽進他的懷抱,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串串潮濕的吻。他忍著把那個甜蜜的小孩就地正法的衝動,把他帶回了家。

十八禁

 
“Chris,我們不是去喝一杯的嗎?怎麽現在變成這樣了?” Sebastian慵懶的聲音從他胸口傳來,聲音悶在胸膛引起的共振讓Chris心裏湧起一股奇妙的愉悅。 
 
“我們可以在我家裏喝嗎?你想喝什麽?” 
 
“唔唔唔~~~~ 牛奶?” 
 
“因爲你喝牛奶所以你這麽甜嗎?” 
 
Sebastian沒有答話,Chris睜開眼睛看他,Sebastian的臉很嚴肅。 
 
“Chris,我們算怎麽回事?你是我的顧客然後我跟你上床了,我感覺不太對。” 
 
Chris握起他的手親吻了一下,他看著Sebastian亮晶晶的眼睛,心裏滿滿是溫暖的柔軟。 
 
“那,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 
 
 
他可能會得糖尿病,Chris胡思亂想,他吃了這麽多糖,還有了一個這麽甜的男朋友。他得開始研究一下降糖的食譜了。 
 
END

【Evanstan】奶不可乱喝,屁不可乱放(END)

肥猫Tessa:

日常小甜饼,一发完


什么也不说了我去吃药


>>>>>


 


天花板的吊扇正尽职的转动着,窗外的朝阳恰到好处的照进屋子里,整个大厅都洋溢着一股暖洋洋的色调。煎蛋和香肠的味道很香,牛奶口感醇厚,有点甜,百喝不厌。瞧瞧,多么美好的早晨,要是Chris Evans没在饭桌上煞风景的放屁,今天原本可以堪称为完美。


 


“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在我吃东西的时候放屁,Chris!”Sebastian放下咬剩一半的香肠,不爽地瞪着对桌的男人,“要放屁走远点儿!”


 


“没办法,我憋不住啊。”Chris嚼着嘴里的面包片辩解,“这玩意儿就跟喷嚏差不多,没法儿控制。”说完,他努努鼻头,仔细嗅了圈周身的空气,“而且我的屁又不臭,不信你闻闻。”


 


“谁他妈要闻你的屁!”他还在吃早餐的好吗!?Sebastian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我不管,今天的盘子你来洗!”


 


“为什么!?我只不过放了个屁!”Chris惊呼。


 


“不止一个。”Sebastian纠正,“你连着放了好几个!”


 


“好吧,管它多少个,我们说好轮周值日的!”Chris挥着叉子比划,上头挂着的香肠随着他的动作摇摇欲坠的晃动着,“这周我负责做饭,你负责洗碗,Sebby,你不能出尔反尔!”


 


“谁让你在我吃东西的时候放屁!”将剩下的半截香肠咬进嘴里,Sebastian握着叉子,猛地往盘子里的煎蛋戳下去,包裹着蛋黄的外皮瞬间破开来,流出里面黄橙橙的液体。


 


“洗盘子算便宜你了。”他眯起眼睛,“你洗不洗?”


 


Chris看着Sebastian盘子里惨不忍睹的煎蛋咽了口唾沫,默默举手投降:“我洗。”


 


Sebastian嗯哼一声,心满意足的拿起杯子喝Chris给他热的牛奶,边给自己的煎蛋挤上番茄汁,“你要番茄汁吗?”他问,“还是说要蛋黄酱?”


 


“蛋黄酱就好。”Chris讪笑。这番茄汁搭配着Sebastian煎蛋的画面简直怎么看怎么像案发现场啊,哪来的食欲下嘴去吃?


 


天呐,这太冤枉了,太不公平了!他放个屁招谁惹谁了他!Sebastian也会放屁啊,连Dodger都会放屁!凭什么轮到他放屁就得遭受这种区别对待!


 


Chris刷着盘子,牵拉着脑袋叹气。


 


好吧,他承认在饭桌上放屁是他不好,但这茬儿真不能怪他啊,及时排放身体里的有害气体有益于身心健康不是吗?


 


“你这里没洗干净。”Sebastian叼着芒果干,伸手去指那小块儿黏在盘子上的蛋黄,他拍拍Chris的屁股示意他挪开点儿,顺手便接过了Chris洗到一半的盘子,“算了算了,你去挑待会要看的影片,我来洗吧。”


 


Chris侧头看他,Sebastian的脸颊一鼓一鼓的,像仓鼠似的细细啃着嘴里的芒果干,“好吃吗?”Chris问他。


 


“好吃,要试试吗?我昨天下班在超市新买的。”Sebastian朝他撅起嘴巴,Chris笑了笑,俯身衔走Sebastian吃剩的一丁点儿芒果干,顺带亲了亲那双红润的嘴唇。


 


“很甜。”Chris评价道。芒果干裹着的白糖很甜,Sebastian的嘴唇也是甜的,有牛奶的香味。


 


“Sebby,你想看什么电影?”他柔声问,眼睛盯着Sebastian脑后卷翘的头发看,“科幻?悬疑?喜剧?”Chris抿嘴笑,使坏般用手指逗弄Sebastian的耳垂,“要不我们看些成人影片吧。”


 


“下流。”Sebastian缩着脖子躲。


 


“更下流的事我都对你做过了,宝贝儿。”Chris揽住他的腰,亲他的耳廓和后颈,右手不安分的掀开Sebastian的衬衣摩挲他的小腹,“不如继续接着做昨晚的事吧,电影留到下周末再看。”


 


“不行。”Sebastian拍开他的手,抬脚踹他,“我要看纪录片,快去。”他将Chris撵出厨房,“要是我洗完盘子你还没挑好,待会儿薯片全归我,知道了吗?”


 


“好,没问题。”Chris扒着门框眨眼睛,“刚刚做的,我今晚可以继续吗?”


 


“我说不可以你会听话?”Sebastian拿水槽里的水甩他,“快出去,别烦我。”


 


“遵命,长官!”


 


企鹅不愧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


 


纪录片上播放的企鹅宝宝更是超级无敌可爱,它们紧紧跟在成年企鹅身后,样子很乖,走路的姿势有点滑稽,有一只稍微走得急了点儿,呲溜打滑摔了个狗吃屎,四仰八叉的躺在冰地上,慌乱的扑腾着短小的四肢。


 


“好蠢!”Sebastian后仰着头哈哈笑,笑到手指脱力,几乎拿不稳手里的薯片,Chris见状,只好将它顺过来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同时露着大白牙陪Sebastian一块儿傻笑。


 


Sebastian笑够后,这才舔着手指,伸长胳膊想去够茶几上那袋薯片,却被Chris眼疾手快的抢先一步拿了起来。


 


“你干嘛?”Sebastian瞪他。


 


Chris狡黠一笑,“亲我一下就给你。”


 


“不要脸。”


 


“亲不亲?”他耍赖,“不亲薯片全归我。”


 


噢。


 


Sebastian面无表情的沉默半晌,弯腰到茶几底下掏出另一包薯片。Chris看着淡定拆袋的Sebastian,笑容霎时僵在了脸上。喂,事情的走向难道不该是自家爱人乖乖亲上来吗!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


 


他拉下嘴角,心里五味杂陈。


 


Sebastian抬起眼角偷偷瞄他,瞧见Chris弃犬似的委屈脸,一时没憋住噗嗤破了功。“哈哈哈哈哈!你的表情,Chris!我的天呐,太他妈好笑了!”


 


“你耍我?”Chris抛开薯片,将笑个不停的恋人按倒在沙发上,张嘴咬他。牙齿顺着脖颈一路直上,挠痒痒般轻轻啃咬着Sebastian的下巴。


 


“Sebby,你真是个坏孩子。”他抓着Sebastian的手腕压到头侧,“想要我教训你吗?”


 


“来啊。”Sebastian无畏地舔着嘴唇笑,故意拖长了音调:“Daddy……”


 


几分钟前觉得Sebastian Stan没有情趣的自己宛如智障。Chris当下热得仿佛能立即燃烧自爆,等不及夜晚降临,他现在就想对Sebastian做些湿漉漉的下流事。


 


他低头噙住对方惹火的红唇,伸出舌头舔舐Sebastian沾着薯片碎屑的唇角,Sebastian低低的笑出声,没多久便配合他张开了嘴。


 


他的手臂勾着Chris的后颈,五指缠绕着他的短发,暗暗抬高膝盖去蹭Chris蓄势待发的裆部。


 


Chris被迫断开亲吻,皱着眉发出一声闷哼,边重重喘息着掐了把Sebastian的腰窝,“找死是不是?”


 


“找操。”Sebastian笑着回。


 


Chris觉得自己要完。他满脑子全是限制级的玩意儿,不仅下流,还很危险。


 


没人再去关注电视里播放了什么,Chris脱掉Sebastian的衬衫,正准备接着脱Sebastian松松垮垮的居家短裤,没想到括约肌关键时刻没把住关,噗地崩了个响屁。


 


Sebastian愣了几秒,后脑勺往沙发扶手上一磕,刚要发脾气,空气里弥漫的怪味儿突兀地飘进他的鼻腔,Sebastian两眼一翻,差点被熏得晕过去。


 


“我操!你他妈居然投毒!”他捂住鼻子,抬起脚板去踹Chris,“滚开!”


 


“抱歉!”Chris即刻从沙发上蹦起来,跑到距离沙发几米远的旋梯处,“我不是故意的,我发誓!”他摸着突然强烈翻滚起来的肚子,有苦难言,“Sebby,等我上完厕所再回来继续好吗?”


 


“继续个屁!”Sebastian重新披好衬衫,恶狠狠的朝Chris竖中指,勾起嘴角冷笑:“今晚睡沙发吧,混球。”


 


他关掉电视,回房间前又补充道:“这周的碗全部由你来刷,不得驳回。”


 


Chris:“……”


 


这天,Chris Evans捂着脸,坐在马桶上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唾弃中,几乎流下悔恨的泪水。


 


知道吗?空腹真的不能喝牛奶。


 


好孩子要引以为戒噢。


 


END



【Evanstan】我的搭档裤裆藏雷(END)

肥猫Tessa:

小甜饼,一发完


祝宝宝们儿童节快乐!




_(:зゝ∠)_戳我吃饼




问:没有肉为什么还发图链?


答:因为LOF吞了我的饼。


我:好生气哦:)

【Evanstan】没名字(咦

肥猫Tessa:

小甜饼,一发完




>>>>>




“Chris,我说……以后发我照片上Twitter前,你能不能先给我看一眼?”




深呼吸几口压抑火气,Sebastian狠狠将手机砸到爱侣面前,指着界面显示的画面磨牙,“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




“怎么了?”Chris不解,咬了口土司,低头去看手机,“噢,这个。”他盯着照片咧嘴笑,“你这张真是可爱极了,Babe。”




Sebastian闻言两眼一翻。




Excuse me?




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冷的笑话!




趁他睡着无耻地偷拍就算了,居然还敢把他拍得这么丑。妈的,照片里这哈喇子流了半边脸的人Sebastian才不承认是他本人。




“你喜欢吗?我手上还有其他的,你要不要看看?”Chris两眼亮晶晶的,放下咬到一半的土司兴冲冲地去掏裤袋里的手机,“Scott也很喜欢,他还问我要了照片。”




“什、什么?”




老天,这不是真的。




“你给他了?”Sebastian嘴唇发颤,他点进Chris的手机相册一张张浏览,越看越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无法呼吸。




“是啊。”丝毫没察觉出什么异常的Chris乐呵呵的点头。




生平第一次,Sebastian想下狠手将某个人暴揍一顿,打到他爹妈都认不出来的那种。他瞪着Chris春风灿烂的笑脸,气得脸色发红,恨不得抄起桌前的早餐盖到那张英俊的脸上,或者干脆掀翻隔着俩人的桌子和男人大干一架。




不看不知道,看完后的Sebastian,心情只能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惊悚。




你能想象吗?这人给他拍的每一张照片,竟然无一例外,全他妈,丑爆了。




要不是俩人交往已久,Chris Evans确确实实多次向他表明过爱意,Sebastian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跟他结有什么深仇大恨,想通过照片给他难堪。




相册里不是他张大嘴打哈欠的抓拍,就是他笑得前仰后翻的残影,有些甚至连脸都看不清,只看得见两排明晃晃的大白牙。




最令人发指的一张,他竟对着镜头翻了个白眼,连Sebastian自己都不知道。




看来Chris的直男审美不仅体现在穿衣打扮上,同时还涵盖了他的拍摄技术。




“听好了,Chris。”忍住想把手机砸烂的冲动,Sebastian皮笑肉不笑地弯了弯嘴角,“今天之内,给我把所有照片删了,只要是你拍的,包括Twitter的,全部。”




“为什么!”Chris激动地怪叫,“我才不……”




后面的话Chris没来得及讲完,Sebastian沉下脸,举起手一巴掌直接拍到了桌子上,用力之大,导致盘子都被带得凌空腾起了几秒。




“删掉。”他看着对桌目瞪口呆的Chris冷笑,“不然别想着这辈子我会再吸你的老二,混球。”


 


>>>>>


 


“哇哦,这威胁可真够劲爆的。”Scarlett拍手鼓掌,挑眉笑了笑,丝毫不同情好友的遭遇,“他没说要掰断你的小兄弟已经很不错了,Chris。”




有她这么安慰人的吗?




“别这样,Scarlett,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Chris牵拉下眉毛,无精打采地叹了口气。




“能有什么办法,删掉啊。”




“怎么能随便删掉!”别的就不说了,那些照片可全都是他辛辛苦苦拍下来的,每一张都是他的心血,更重要的是:“每一张都好可爱,我舍不得删!”




Chris捏着手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你认真的?”Scarlett停下拨弄头发的动作。




“难道你以为我跟你讲这么久是在开玩笑吗?”Chris皱皱眉头,边说边点开相册给Scarlett看Sebastian的照片,“你看看,我怎么下得了手删掉它们,这不是在犯罪吗!”




“……”




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半秒左右的Scarlett面无表情地总结:“撤回前言,你得庆幸Sebastian没向你提出分手,Chris。”她拿起自己的手机,随便找了张举到Chris眼前,是Sebastian平日上传到Twitter的自拍,“看见没?”Scarlett啧啧摇头,“怎么看你那都是诽谤吧。”




好端端一个男神,硬是被Chris拍成了一个智障。




“有这么夸张吗?”Chris撇嘴,看看Scarlett的照片又看了看自己拍的,“我拍的也不差啊,不觉得这样的Sebby更可爱吗?”他指指照片里拿着美国队长仿真盾牌,笑得傻里傻气的Sebastian,再次感叹,“他真是世界上最甜蜜的小孩儿。”




“不觉得,我看更像个傻子。”Scarlett继续无情驳回,气定神闲的喝了口咖啡才又说:“我记得你摄影技术没这么差,看看你那像宫殿一样的家。另外,你还是个导演,并且做得很棒。”她调侃,“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爱情能够蒙蔽人的双眼?这么看来的确如此啊,Evans先生。”




原本听到第一句话时还想反驳的Chris,听到最后,倒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鼻头。




“我知道在你眼里Sebastian怎么看都很完美,但你再不拍点能拿出手的照片,上帝也帮不了你。”Scarlett说。




“好吧,我知道了。”Chris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说完不忘补上句:“不过这些照片我是一张也不会删的。”




Scarlett耸肩,“关于这个,你得去跟Sebastian说,毕竟他才是那个以此威胁你下半身性福的人。”


 


>>>>>


 


“停下,别再用你的摄像头对着我了,Chris。”Sebastian气呼呼地扔开手里的杂志,瞪着扶梯处手捧相机的Chris。




拜弟弟Scott所赐,身边的朋友们差不多人手一份他的丑照,最近的聚会Sebastian更是没少因此被取笑,有些损友甚至还丧心病狂地拿他的丑照当手机屏保。




“你这张照片能让我保持好心情笑一整天,Seb。”当时好友Chace是这么说的,他捂着肚子,笑得眼角泪花闪烁,而Sebastian,内心却几乎是崩溃的。




最后的最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才终于说服他们删掉了照片,虽然聚会的费用全算在了他头上,但能抹掉人生中莫须有的污点,Sebastian觉得已经够值了。




他交叉双臂,问:“照片你删了没有?”




Chris放下手里的相机,心虚地看向墙上挂着的画,没应声。




“操,你没删!”Sebastian爆了句粗话,顺手抓起沙发上的抱枕砸他,“我就知道,你个混球!”




Chris侧身避开Sebastian的攻击,满脸委屈,“每一张都是我的宝贝,我怎么舍得删掉。”




“你眼睛有什么毛病?丑成那样你自己不会看吗?”Sebastian脸上红了红,又羞又恼,Chris听后却不乐意了,“一点儿也不丑!”他大声说,表情认真,看着Sebastian的眼神里混合着蜜糖与火般炙热的烈焰,“在我看来,每一张的你都很完美,Sebby。”




如果你觉得Sebastian会为这番发言深受感动,不再计较Chris是否会删掉那些照片,进而跟他来一发爱的床上运动什么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感动归感动,他又不是恋爱中丢了智商的怀春少女,区区几句赞美就想打发他?不好意思,他没那么好糊弄。




“噢。”Sebastian淡定地抬起两只脚放到茶几上,不耐烦地抠抠耳朵,“所以你究竟什么时候给我删掉它们?”




Chris欲哭无泪。




Scarlett,这反应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聊天软件的提示音叮叮咚咚响起来,而且连续好几下。Sebastian瞥了眼弹出来的对话框,收回脚,改而伸手去捞茶几上的手机。




“我操,你看到Chris新发的Twitter了吗Seb!我快要替你留下感动的泪水了,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什么玩意儿?




Sebastian盯着Chace给他发的消息,又抬眼去瞅脸色悲痛的Chris,带着点困惑点开了Twitter的图标,进到Chris的主页。




男人约二十分钟左右前发布了条新动态,一句话,一张图。照片里的Sebastian盘腿坐在沙发上,杂志随意摊开在身前,他低垂着头,嘴角噙着抹淡淡的笑容。额际垂落的那撮发丝使他看着俏皮又帅气,窗外刺眼的日光在Sebastian四周铺散开来,看起来朦胧又虚幻。




“你什么时候拍的,Chris?”Sebastian瞪大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他举高手机,像个孩子似的笑逐颜开,“想不到你挺不赖的嘛。”




“你喜欢就好,Sebby。”Chris忍不住也跟着他笑。




Sebastian冷哼一声,耳根却悄悄红了。




这人讨人厌的时候让人恨不得揍死他,腻歪起来又没完没了的,肉麻得可以。




“好吧,这次的事就算了,Chris。”




Chris眼前一亮,心里噼里啪啦放起了朵朵烟花,“真的?”




“假的。”Sebastian勾起嘴角,笑得痞气十足,他看着对面神情呆愣的Chris宣布:“删掉。还有,别想着偷偷备份,否则我捏爆你的蛋。”完了,Sebastian重新拿起杂志,气定神闲的翻阅到先前的页数。




Scarlett,这走向完全偏了啊。




Chris捂住裤裆,顿时感觉下体凉嗖嗖的,面露苦楚,殊不知Sebastian藏在杂志后的脸早已憋笑憋得满脸通红,他偷偷打开手机摄像头,对准Chris按下了快门。


 


“我的天呐,Chace,这太他妈有趣了,你们快来看看Chris这张脸!”




Sebastian捂住嘴偷笑,将照片发送到群聊里。




“给你们免费提供手机屏保,不用谢。”




END


 


炸个尸,证明我还在,也没弃坑


《盲》这周末会更新,如果有人还记得的话(叹气





【Evanstan】一个痴汉包修成正果的故事END(诶起名字真的好难啊

肥猫Tessa:

又雷又污   慎点


痴汉包,腹黑桃,迟到的情人节贺文


评论收到表白很开心,爱你们么么哒


( ´_ゝ`)不过,我其实很污的,这样你们还会爱我吗?担忧




☞ 确定没问题就点开吧

【Evanstan】一碗味道有点怪的肉汤 END(哎呀起名字好烦

肥猫Tessa:

谢谢大家的关心,爱你们!


没憋住邪念忙里偷闲撸了个脑洞


其实也不污啊,对不对


新年就要开开心心的吃糖


尽管如此,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做了图链




☞ 相信我,真的不污。




祝大家新年快乐!!!



美隊古早漫的不可思議畫面

Panda-Planet:

雖說早期版的Steve和小Bucky太接近父子情了我萌不起來,但古早漫中的某些畫面還是會讓人忍不住想問『這腦洞是編輯挖的還是畫者鑽的?!』




以下放幾張大概只有在那個純潔的年代才會出現的美國隊長漫畫溫馨場面--






1.並肩作戰的美國隊長與Bucky







沒人知道在這種作戰姿勢中Bucky的功用到底是什麼,但既然隊長表現的很開心,那就當作有『把軍隊吉祥物背在身上可增加幸運值』的這種設定吧










2.拯救助手的美國隊長







沒人知道為什麼隊長不用另一隻手拎起Bucky就好,但既然隊長表現的很開心,那就當作有『把軍隊吉祥物夾在兩腿之間可增加幸運值』的這種設定吧










3.機智的隨身用品








猜猜看Bucky手中握著的是甚麼?


那顏色,那形狀,那粗細長度跟精巧的頂部設定--




沒錯!那是一支手電筒!!!!




而且為了避免被敵人發現這是一支手電筒,它還巧妙地設計成了在沒發光時可以偽裝成一種促進夫妻情侶間感情給予單身男女安慰的治癒性.生活用品!


不愧美利堅合眾國的智慧產物










4.美國隊長的戰鬥










據各項分析表示,隊長的敵人們非常熱衷於自願或非自願的進入隊長兩腿之間




即使他們可以使用槍或炸彈遠距離的置隊長於死地,但反派們仍然願意不顧一切的撲向美國隊長厚實的胸膛並在分開其雙腿時情緒激動。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沒有任何反派能觸及到隊長的神祕三角地帶,他們在深入觸碰前不是被隊長揍昏就是被Bucky打死了










5.美國隊長遇險








強壯英勇睿智如美國隊長,也會中邪惡份子的陰謀詭計。


流出的一些畫面經後世解讀,認為當時的反派應該頗喜歡BDSM










6.拯救助手的美國隊長.其二







美國隊長對其助手的愛護舉世皆知,更無數次將他的Bucky從危難中救出,在在展現了強者的能力與長者的慈愛,真正的美國精神道德標竿。


如今居然有不肖之徒意圖指控隊長有戀童癖傾向,實在孰可忍孰不可忍!




隊長的手才不是故意放在Bucky屁股上的,只是剛好而已!!


隊長才沒有趁機揉Bucky胸部,只是位置剛好又比較用力而已!!




對吧隊長!!隊長?!!!












7.機靈的美國隊長助手.Bucky







不,這幅圖絕不是你第一眼看到時所想的那樣,請拋棄任何齷齰不正當的想法。


圖中隊長與Bucky被奸計所害,綁縛起來,而機智的隊長助手正利用自己身材嬌小,不易被注意到的優勢,偷偷幫隊長咬開繩子助他脫困。




何等聰明何等有效率。


即使擁有四倍力量的隊長可以一秒把繩子崩斷。




.................


........................................


............................................................



...好吧雖然好像有哪裡怪怪的,但既然隊長表現的很開心那就一定是不錯的作戰計畫。
















【完】


【天知道有沒有下一篇?】


----------------


從頭到尾沒用刪除線耶果然套用Phil Coulson模式就不會用到刪除線哈哈哈哈(爆



[evanstan] crooked teeth & silver lining

alexis:

Chapter 7. Come on, little boy, I know you've got big dreams.




Sebastian屏气在床上躺三分钟之后才确定自己没听错,窗外的确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他翻身下床之前看了眼挂钟,凌晨倒是个有幻觉的好时候,他讽刺的想。Sebastian推开窗,看见Chris站在楼下;Chris看到Sebastian出现脸上露出了个巨大的笑,又大声的喊了一次他的名字,Sebastian慌张的摆手,生怕Chris的嗓门把别人吵醒。Chris向他招了招手,Sebastian发出了一声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呻吟,去衣柜里抓了件外套,套上鞋,支好窗户,顺着窗口翻了出去。


“哇,”Chris感慨了一句,“你的窗户真好翻,你爸妈简直就像是为了让你半夜溜出来才把窗户设计成这样的。”


Sebastian想一拳打在Chris(英俊的)脸上。“这么晚了找我干什么?”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多粗鲁。


“我有个点子——”Chris还没说完就被Sebastian打断了。


“你是不是嗑嗨了?”Sebastian问,Chris的激动程度很值得怀疑。


“当然没有,”Chris一脸受伤的表情,“但我喝了五杯咖啡和两罐红牛——你家还有咖啡么?”


Sebastian翻了个白眼,“你的点子最好值得我为了它在半夜翻出来。”


Chris搓了搓手,“你记不记得三月的戏剧节?”看见Sebastian点头Chris继续说了下去,“我想写个剧本。”


Sebastian继续点着头,“嗯,”Chris也接着说,“故事是这样的,主角是一个叫Stein Sebastian的——”


“什么?”Sebastian皱起眉,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叫什么?”


“Stein Sebastian。”Chris说,好像丝毫不觉得哪里奇怪。Sebastian摊开手,表情像是在说“我就在这儿呢”,他等了一会想要Chris给他个解释。但Chris也和他一起沉默着,完全没理解Sebastian想要表达什么。


“怎么了?”Chris终于问。


“我,Sebastian Stan,”Sebastian忍着笑,“和你的主角:Stein Sebastian——这个听上去就像是我的姓名倒掉了的名字,有什么关系么?”


“哦,”Chris恍然大悟的说,“没有,”他坚定的摇头,“完全没有——他是个德国人。”


Sebastian耸耸肩,让他继续说下去,“——他是个德国人,小的时候来到了美国——”


“什么?”Sebastian忍不住说,“抱歉打断你,但是——什么?”


“我在说我的故事啊。”Chris说。


“既然你不觉得奇怪我就直接问了:你有没有把我当做你的故事主角?”


“不,没有,完全没有,这是虚构的,”Chris飞快的否定,“而且就像我刚刚说的,他是个德国人。”


Sebastian笑了一声,Chris也低头笑了,“那继续吧。”Sebastian说。


Chris点点头,“嗯——先要提醒你,这是个爱情故事——”


“如果你把我放进什么老套的爱情喜剧里我发誓——”


“不不,不老套,至少我觉得不老套,”Chris说,“故事发生在Stein十八岁的时候,有一个男孩儿爱上了他。”


“哇哦,”Sebastian说,他张开嘴想说话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老套对吧?”Chris小心翼翼的问,Sebastian连忙摇头。


“一点都不,”Sebastian像是对自己说,“然后呢?”他问。


Chris耸肩,“我只想到让一个男孩儿爱上他——一个忧伤神秘的外来者,”他半开玩笑的用着夸张的形容词,“然后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说完他坐到了草地上——Sebastian家门前的草地还绿着;Sebastian也跟着坐了下来。“所以这就是你现在想到的东西:一个名字和一句话的剧情?”


Chris笑了一声,“是的,但是——”他抬高音量,“如果你有咖啡我说不定还能想到点儿什么。”


“不能再让你喝咖啡了。”Sebastian笑着撞了下Chris的肩。


“或者,”Chris转头看向Sebastian,“我来找你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帮我。”


Sebastian笑了,“当然了。”


Chris也跟着笑了,尽管他自己好像并没有意识到他笑的多开心,也没有意识到他还在盯着Sebastian。


直到Chris看的Sebastian有些不自然了,他开口问,“怎么了么?”


Chris立刻摇头,把视线挪到了眼前的草地上,“没什么,”他咬着下嘴唇,“就是好像你眼睛里有星星。”


Sebastian没说话,心里却在尖叫着;这是个再明确不过的信号,来自他最大的暗恋对象Chris Evans,然而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居然困了,”Chris笑着说,好像刚刚那句话没发生过,“我要投诉红牛偷工减料。”


Sebastian也松口气的笑了,他站起来,拍了拍粘在睡裤上的草叶儿,有些犹豫的伸出手,Chris反而想都没想的抓住了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那就先晚安了。”Chris说。


“晚安。”Sebastian说。


他转身走回自己房间的墙下,踩着垃圾桶和管道的接口爬了回去;他站在窗前看见Chris还在楼下盯着自己的窗户,Sebastian摆了摆手,Chris也摆了摆手。在Sebastian的窗下站了一会儿Chris在慢悠悠的转身离开,看见Chris走远Sebastian才又倒进床上,他看了眼挂钟,凌晨倒是个让幻觉成真的好时候,他笑着想。


* * *


[a/n] 先夸下自己多么的守信用!虽然更的是小坑 T T


然后再说对不起拖了这么久 qwq


最后提醒自己不要忘万圣节趴踢和Scott的支线。


好爱你们啊么么哒!<3<3<3